• 主管: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当前位置:资讯首页 > 信用知识 > 正文
        
    吴晶妹:建立地方政府政务诚信外部监督约束机制
    2020-03-06 09:21:31 来源:中国城市信用

    无论从感情上还是理性上,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社会公众都是愿意并且可以做到信任政府、信任各级公务员、信任政务诚信的,人们相信绝大多数的公务员、干部们都是想为人民服务、为群众着想的,在很多困难的时候,他们都是会挺身而出的,是能够经得起考验的。

    但是,总有一些事件发生,特别是在这次新冠疫情中比较集中地连续曝出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件。通过分析这些事件,我们发现,地方有些领导干部更在乎的是他们的上级,而不是地方人民群众,他们更关心和惧怕的是纪委和监察部门,而不是社会公众。我想,这可能与领导干部的约束、考评及任免机制有关,与体制有关,比较复杂,从内部改变困难重重。本文考虑,可以从外部建立对地方政府政务诚信的长效约束机制,先从一个点切入,再逐步完善。

    切入的点和方向是什么呢?那就看现在这个外部约束有没有、怎么发挥作用的、问题的症结是什么?让我们梳理一下一般事件曝出及处理的大致环节:事件基本上是靠群众自发举报——网络发酵——引起上级或纪委及监察部门注意——成立调查组——公布结果,一般有结果后,无论处罚轻重,大家不再说什么了,或者也就慢慢不了了之了。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外部约束还是有的,即群众还是可以发挥作用的,但仅限于举报(主要是网上曝出)、网络传播发酵,然后就没群众什么事儿了,群众对结果的反馈意见基本就表达不出来了。总体看,缺乏一个明确的组织,缺乏一个规范的机构,缺乏一个有效的机制,不确定性很大,容易虎头蛇尾,不利于工作改进。具体看,还有两个症结:

    症结之一是要靠网络发酵,这个环节容易引发负面舆情,对诚信环境和政府声誉都不利。症结之二是要靠引发上级或纪委关注,这个就需要一定的条件了,例如,有些事件曝出的初期,经?;岜簧镜?,使得问题和事件不能在早期被发现,经常是事件比较严重了,大家曝的多了,成为舆情事件了,才可能引起注意。如果不具备条件、不能引发,则不能及时处理,影响就不会及时消除。新冠疫情中,我们看到,纪委像个政务诚信的救火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驰援的医疗队是去救患者的肺,纪委调查组是去救人们的心。

    综上可以看出,目前地方政府的政务诚信存在一定外部约束的基础,从很多事件的评论中可以看出,虽然人民群众有很多不满,但是人心没死,这是弥足珍贵的,人们有监督约束政务诚信的责任感,也有实施能力,但是缺乏一个组织机构与有效的机制,使得人民群众的作用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如何改进和优化呐?

    建议地方成立“政务诚信监督调查委员会”,由纪委或监察部门指导,由有公信力的地方行业组织与当地知名学者、企业家、大V等广泛参与并具体运行,这是个非政府组织。其工作内容与环节可能就会自然简化形成这样:群众自发举报——委员会调查——报送纪委或监察部门——公布结果。

    成立这个委员会的好处主要有五个:

    一是增加了一个救火队,小火可以靠这个队,大火靠纪委,两队还可以互相借力。一个像是内审,一个是一种外部约束,内外结合,党政和人民群众结合,增加了一个团结和谐共建的渠道,是地方层面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做出的一个具体创新吧。

    二是缩短了环节与流程,避免了中间的很多不确定性的问题。成立这个委员会的目的主要是完善政务诚信建设的约束机制,增加人民群众的分量,增设人民群众参与约束的途径。这个委员会初期的职能是受理、调查并上报,成熟稳定运行以后,一些做得好的委员会可以被授权直接公布调查结果。

    三是能更直接地从人民群众关注问题的角度去调查了解问题,有时官方调查和公布的并不是老百姓特别想要的,例如武汉中医李跃华事件,湖北省卫健委调查与公布的是行政管理与程序、行医资格等方面的问题,而老百姓更想知道的是他的那套方法是否管用、是不是真的治好了很多人。

    四是能挽救一些干部,通过人民群众更加日常的、及时的、来自身边的监督,防微杜渐,使不诚信的意识和行为在初期就受到约束,被敲响警钟,而不是一点一点发展到纪委那一步,到那时捶胸顿足后悔晚矣。其实,很多干部成长起来不容易,很多都是拼命干出来的,很可惜的?;故怯Ω弥尾【热说?,治不诚信的病,救尚未重视信用的人,这是信用建设的精髓。

    五是能更好地与国际接轨。发达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很多,发生事情了,人们一方面看媒体、一方面看政府、还有一方面就是看非政府的一些专业组织都怎么说,各有各的角度共同讨论一个问题,缺了哪一方面都会让人觉得舆论环境不健康。而且就像打擂,国家对国家,媒体对媒体,人家出各种各样的非政府组织的时候,我们出谁?总不能出纪委吧?我们少了一队人马,自然少了一种战斗力。长期以来我们对外都是一大套一大套的,可能老外看着会比较懵,多设一点儿非政府组织,一个事一个事的讲,效果可能会更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应该就是国际化。在国际交流中,就像必须使用国际语言一样,用国际惯例、国际思维、国际方式进行,是取得良好效果的必要条件。

    总之,叫个什么委员会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该做了。其实,我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总担心可能太理想化了。疫情中,事情太多了,还是提提吧。理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呐!

    信用在线
    久草在现在线视频免费资源